《巴黎鐵塔下》之七:巴黎人,遊突尼西亞(1)

747

《巴黎鐵塔下》之七:巴黎人,遊突尼西亞(1)
作者:源緣

撒哈拉沙漠依舊的曬,地中海的海依然的蓝。突尼西亞(Tunisia)的旅遊業今已不行,往日一車又一車遊覽車的旅客来来去去,不復存在。

觀光客減少不少,幣值也跌了不少,今日遊突尼西亞,最好時刻。(一刀美金大約可換1.95突幣)

今年4月初,我們到突尼西亞Monastir,旅客卻只有小貓三四隻,商家在拉客, 計程車司机最可憐,他們說,生意不像以往日那樣。

带團領隊先生和計程車司机説,去旅館,要殺價,我们認爲没必要,何必呢,対我們来説,多幾個錢不傷大雅,可以対他們是養家糊口,有机会结個好缘,也一楽。

想這是回法國時,肯定朋友会不厭其煩的説;什么!沒聴錯,遊突尼西亞。叫你不要去,还要去。突尼西亞是的!那边又這麽「亂」,朋友認爲「茉莉花革命」之後,人民示威等「亂象」就是「亂」,朋友们的關心。

整架飛机載滿的是突尼西亞人,只我們两是亜洲人。生死有命,命还是命。和誰過一生、共抌共眠都已註定。

早上計程車司机來拉客說,明天到旅館來,接我们去Sousse(蘇斯古城)遊玩,(註:突尼西亞第三大城),我们楽意,他可赚點錢。我想,不必斤斤計較講價,为了一些小錢而抹殺了别人那份热情。

記得有一年, 我们去馬来西亜吉隆坡,回法時,司机載我们去机場,路很近,車費很少,想他會繞路走,多賺點錢,为何他如此老實,不做呢?因他有好行为,我們下車時,付他双倍車費。

人靠這份缘,是的,一份缘。人生旅程好坏每人都要走过, 人的相遇、相知、相交、相融、相恨,其中是「缘」,好壞冷暧自知,主要当中我们會学習到什么?

諸如,突尼西亞旅遊業今日爲何不行?其一是;恐怖份子搞的禍!這不是缘,是孽。
其二是;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造成明显冲击,重创了突尼西亞的旅游业,使得依靠旅游业周边产业谋生的底层民众怨声载道。雖然對此,并未对突尼西亞的经济产业结构重擊。

大概五,六年前, 突尼西亞首都「TUNIS」的博物館,旅客在覌赏,突然間恐怖份子襲擊用機槍掃死了很多遊客。另一次,恐怖份子在海水裏“冒上”來,用機槍射殺躺在海灘的遊客。新聞震憾世界,人们不知所措,恐怖份子的野蠻和冷血,濫殺無辜,遭世人疑責和唾駡。

在1881年,法國對殖民地的開拓,突尼西亞成为法国的保护国。73年後,1954年突尼西亞人民武裝起來閙革命,1956年3月20日法國承認其獨立。

突尼西亞2011年1月14日爆發「茉莉花革命」,嚴重反政府示威,成功迫使在位25年之強人總統賓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下臺。

2014年11月23日,新宪法后的第一次总统选举举行,候选人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当选。投票率达64.6%,投票过程井然有序,突尼西亞政治过渡进程渐近尾声,經濟也已慢慢好起來,但還不如往日。

殺戮像當年的越战,天災如泰国的、日本的海㴋,埃及的等災難。時間可能是一個遗忘的辦法,在金边当年的大屠殺,反而成今日覌光的景奌。

雖然大家慢慢的漸忘,但是歷史會記載下來。人們可能原諒,我們不要忘記,避免它會重發。

Sousse 遨遊
今整天在Sousse 遊,它是突尼西亞的三大城市之一,
Sousse很像法国有名的海灘城市,沿海的走廊,棕櫚樹,陽光普照。突尼西亞北部屬於夏乾冬雨的地中海型氣候,中部是热带草原气候,南部属熱帶沙漠氣候。跟埃及一樣,它也屬沙谟的氣候,早凉午热。七月份到明年三月是最好旅遊季。

突尼西亞文化是多元的,以旅遊事業為國民收入,發展無煙工業。地理位置方便,法國三小時飛机就可以享受不同的陽光。

發展無煙工業是突尼西亞人說流利法語的原因,多年來,突尼西亞工人的工资低廉。多家法国大公司爲了降低成本,獲利和市場競爭在此設立工厰。因法国那邊工会势力太大,商人搞不過工人,只好搬移工廠至突尼西亞,除本国是阿拉伯語,大家都会說法文。法国商人動動腦筋,商人無祖國,突尼西亞工廠如法國那樣運作,利潤增多了。何樂不爲呢?

Paris 17/April/2018

《巴黎鐵塔下》之七:巴黎人,遊突尼西亞(1)
《巴黎鐵塔下》之八:巴黎人,遊突尼西亞(2)
《巴黎鐵塔下》之九:巴黎人,遊突尼西亞(3)

《巴黎鐵塔下》之十:巴黎人,羅浮宫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阿德萊德北部擴建廢水處理廠 將促進當地種植業發展(0條評論)

2017年:阿德萊德港建造2號碼頭 容納歷史船隻旨在推動旅遊(0條評論)

2014年:初學盆景(三)(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