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鐵塔下》之二 :巴黎人,雪景

518

《巴黎鐵塔下》之二 :巴黎人,雪景

作者:源緣

雪是這個地球最純粹的語言。雪也是冬天的靈魂。

只有冬天才下雪,巴黎冬天下雪,雪在巴黎鉄塔(Tour Eiffel)上,雪在巴黎凡爾赛宮(Château de Versailles)上。下雪是冬天的意象,下雪是這個季節特有的景象,下雪也是巴黎冬天特有的景象。

小時候,每次看法國或㚈国電影時,尤其六、七零年代最受欢迎的法国演员、美男子的亜倫德龍 (Alain Delon).

他在下大雪天中的漫步, 不張雨傘, 不穿雨衣,就如此的行走在鄉间、在田野, 美男子迷倒了多少少女的心。

其它剧情可能全忘光了,但美男子的他,步行在雪景,至今記憶猶新。

我也不知为何雪對我来說,是如此的吸引人。多潔白,多纯真,像少女的纯纯的爱,还不曾赏試「爱过」的感觉。

剛到法國時, 看到巴黎鉄塔站立時久,歷经这么多年時日, 但似乎还像我们所歌頌堅韌不拔、越冷越開花的梅花那樣。有人說:“雪似梅花,梅花似雪”,可是巴黎鉄塔似雪嗎?建築師居斯塔夫(Eiffel)的巴黎鐵塔,它依然直立在天地之间, 多少的衆人拜倒在它底下。真的, “似和不似都奇艷”。

巴黎鉄塔的美丽之下, 不管春夏秋冬,尢其大雪的日子, 夲来应平常绿油油的草地,一下子,就鋪上層新地毯似的,襯配那古酮色的铁塔老姑娘。当今白衣被上了,成为鉄塔的老白雪公主,陪伴她的是,白色高贵的地毯,别有滋味、别有風格的一副画。是誰创造的呢? 是那隻手,是上帝的手嗎?

再説,凡爾赛宮,也是號称欧洲的圆明園,(在此註一下;路易十四時期,1682-1789年,政治中心的凡爾賽宮,皇室貴族、主教、僕人生活等遺跡,宮殿花園極盡豪華)。想想看,他的雪景又如何?

像仙女散花似的.这些美丽的雪花,漫天紛紛飛揚,白皚皚的,像一張細小的白紙,落在人们的全身, 落在大地,给我们清新、面目革新、脱胎换骨的感覺。

雪花如有粉刷的机会,將大整修凡爾赛宫一番,仙女们也不其煩的揮散下雪花,伏蓋上規模最極致奢華、最壯麗、最令人讚嘆的凡爾赛宫,雪花,雪片蓋滿了它。

哦,像做魔術一样,白茫茫,原本五颜六色的「宫」今日成了「白宫」。

太不可思議, 还不到一柱香的時间,就完成了傑作,坐在水池旁的铜像先生们, 也能有一套高尚的白衣, 白帽, 好不威風啊。

讀者,您可以再闭眼睛想像看,到旁晚時, 在萬家燈火時, 凡爾赛宫也不例外,沿途的宮燈,城裡城外, 你說多美就有多美, 多有詩意啊。。。

雪景,這讓我想起,在西班牙拍外景的那部贏得五項奧斯卡(Oscars)獎: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原創分數,最佳攝影,最佳藝術指導和最佳服裝設計獎的《日瓦戈醫生》(Doctor Zivago)電影,那飾演日瓦戈醫生的主角的Omar Sharif (奧馬沙利夫)和Julie Christie(朱莉克里斯蒂)主演,是一部史詩式戰爭愛情鉅片,講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俄羅斯和1917- 1922年內戰期間,蘇联沙皇的時代的故事。
;
日瓦戈醫生和拉里薩(“Lara”)的愛情故事;混亂的戰爭中,他們終於不顧各自的伴侶陷入了熱戀。。。戰亂,他們分開,可是豈料在遙遠的北方村落,日瓦戈再次與拉娜相遇……冬天,雪景,他們再相見,再相戀。

除了只記得一两場景的畫面之外,最深刻的印象還是雪景,還是雪景。。。

您說我是否無葯可救呢?

Paris 22/March /2018

《巴黎鐵塔下》之一:巴黎人,香水
《巴黎鐵塔下》之二 :巴黎人,雪景
《巴黎鐵塔下》之三:巴黎人,凱旋門
《巴黎鐵塔下》之四:巴黎人,再談凱旋門
《巴黎鐵塔下》之五:巴黎人,巴黎鉄塔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南澳州長怒懟聯邦政府能源政策不明朗 稱影響可再生能源行業就業崗位(0條評論)

2017年:譚保政府將實施懲罰性減薪 反對黨呼籲考慮對就業者的經濟影響(0條評論)

2014年:Wines and AD (0條評論)

2014年:Classified Ad 3(0條評論)

2014年:Classified Ad 2(0條評論)

2014年:classifed ad 1(0條評論)

2014年:Church news 教會消息(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