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周观中国 2》: 告别“被迫害妄想”,摒弃“全面 自主”迷思

71

《2018年 周观中国 2》:
告别“被迫害妄想”,摒弃“全面 自主”迷思

中兴遭到美国封杀后,大国盛世的迷思陡然被惊醒,很多中国人这才意识到,在诸多关键领域,中国还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

二十年前,《中国可以说不》一度风行,因为长期落后而压抑已久的民族主义自此勃兴;十年前,中国拯救世界的论调开始得到诸多认同,中国模式一时成为热词;到如今,经历了盛世、大国重器、厉害了我的国的喧嚣,被中兴事件破了一瓢冷水后,诸多人士开始反思。

与举国之力打造的两弹一星不同,芯片是需要适应市场的商品。政治战略项目与商业项目不可同日而语。也就是说,两弹一星打造成功,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就具有了不可动摇的战略价值;而政府可以支持研究出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在开放的环境下,研发出来的芯片无法商业化、打不开市场,也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中国自主研发芯片实际上从未停止过,但目前来说,还远远未取得相应的成就。有退出一线研究的人士表示,近二十年间,相关政府部门与企业先后投入了几千万元,最终没能取得成效。政府主导的集体决策、过度管理方式厌恶风险,天然就与企业研发新技术的自担风险、优胜劣汰格格不入。

而到了目前,随着资金和资源流向房地产业与互联网,芯片研发领域靠微薄的薪水很难留住人才,再度加剧了研发的危局。如果社会不能让年轻人将优质的知识、智力资源倾注在这个高精尖行业,相关研究当然难以飞速发展。

因为中兴封杀事件,芯片被赋予了极高的地位。芯片产业也的确是事关国计民生的核心竞争力,但民众不可就此进入“全面自主”的迷思。对现代社会来说,科技树的诸多枝节都不可或缺,只是一个国家不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在科技树的诸多方向上全面超越世界领先水平,更不可能孤立于既有的科技体系之外去建立自己的科技体系,全面发展、重点扶持才是符合实际的国家科技理念。

说到底,个人、企业乃至国家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试图保持竞争上的优势,但这绝非民族主义叙事中的“被迫害”。在全球化时代,面对庞大的现代科技发展,国际间的科技互相促进与交流是常态,优势互补、合作双赢才是节省资源、加快发展速度的唯一选择。这既要求一个国家和民族拥有核心的科技能力,以之作为筹码参与国际分工合作;也要有严格的契约和诚信精神,使得这种分工合作能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长期持续下去,从而以交流促成进步,既节省投入资源,也节省发展时间。

在全球化时代,中国坚持高举改革开放大旗,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市场,参与科技交流与合作。既然是市场,那么竞争不可避免,优胜劣汰是必然趋势,面对这种竞争,国家和民族要有自强意识,但同时必须摒弃“被迫害妄想”,或参与合作时只想占便宜、不愿承担责任的心态。既然国家民族发展需要一个开放、交流的国际分工合作市场,那么就该尊重国际市场的通行规则,同时逐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在规则内尽量争取自己的合理权益。以一己之力对抗全球主要国家都参与的国际分工合作市场既不经济也不现实,而且必然会导致国际信任缺失,国际分工合作大门逐步关闭,影响到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发展。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澳洲聯出新父母移民簽證 兩萬澳元換取澳洲生活十年 值不值?邦政府計畫推(0條評論)

2017年:澳洲教育部長演講中遭學生抗議 政府激進教育改革措施受指責(0條評論)

2017年:澳洲聯邦政府計畫推出新父母移民簽證 兩萬澳元換取澳洲生活十年 值不值?(0條評論)

2017年:澳洲2萬元臨時父母簽證看似人文關懷 遭眾多仲介批評昂貴且不合理(0條評論)

2017年:“不可抗力”原因導致電力用戶無法索賠 維州發電站勞資糾紛又添不穩定因素(0條評論)

2014年:刺激 (0條評論)

2014年:阿德萊德市西南區聯合籌備打造新的商圈(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