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suis Charlie」即「我是查理」

182
editor.640x425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174    「Je suis Charlie」即「我是查理」

DSC_7176法國諷刺報紙《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星期三(1月7日)在巴黎受到伊斯蘭激進分子襲擊,導致首席漫畫家史蒂芬.查伯涅(Stephane Charbonnier)以及兩名警察等12人死亡,殘忍手法引起世人震怒,兇手在作案後逃逸,令法國高度緊張,也震動了整個歐洲。

此並非歐洲媒體與伊斯蘭激進分子之間的首次沖突。2011年,這家雜誌的辦公室曾遭燃燒彈襲擊,被嚴重損毀。

这次遇難者中包括《查理周報》的四位知名漫畫家:筆名沙博(Charb)的沙博尼耶先生;讓•卡比(Jean Cabut);喬治•沃林斯基(Georges Wolinski);以及貝爾納德•韋裏亞克(Bernard Verlhac)。

激進分子在編輯們開會時衝進雜誌社大樓。目擊者說,聽到蒙面槍手在進入編輯部時大喊“真主偉大”,襲擊者講流利的法語。

一名巴黎槍擊案目擊者說:“我看到對面大樓的頂樓有人在拍攝,然後這輛黑車開過來,就在對面停下,兩個戴著黑色面具的人持槍下車,開始對无目標進行掃射。”

法国官員稱已查明三名嫌疑人的身份,其中兩人是兄弟。他們被確認的身份是:32歲的賽義德•庫瓦奇(Said Kouachi)和34歲的謝裏夫•庫瓦奇(Cherif Kouachi)及18歲的哈米德•穆拉德(Hamyd Mourad)。

戴著黑色面具的人持槍是兩兄弟之一、34歲的賽義德•庫瓦奇2011年曾前往也門,返回法國前接受了基地組織分支的恐怖分子訓練。曾做過比薩餅送餐員和魚販的弟弟謝裏夫•庫瓦奇曾在2008年因參與一個巴黎恐怖主義組織被拘留,其後被逮捕。兩兄弟被懷疑是導致12人喪生的諷刺刊物《查理周報》襲擊案的主犯,法國電臺RTL如此說。

哈米德•穆拉德(Hamyd Mourad)可能已經有土耳其逃到敘利亞了。

Charlie Hebdo的Hebdo則是法文「周刊」的簡稱。血案之後,當晚巴黎即有逾35,000人化身「查理」,到共和廣場舉行燭光集會,哀悼寧死不屈的編採人員,人群裏有人說:「死得太慘,以後沒有人敢再發聲。我們必須出面對抗。」

法國的各大城市,成千上萬個法國人民們走上了街頭,拿著布條上面寫著法语。「Je suis Charlie」即「我是查理」。

「東部里昂和西南部圖盧茲各有20,000人自發出現、海岸城市馬賽和酒鄉波爾多等地亦有數千人上街。用法文的大喊:「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的口號,無條件支持言論自由。

《查理周報》創刊於1970年,如此是好鬥、激進的世俗主義。它不懈地追求挑釁的模式,無論是對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教宗,甚至是法國人自己,都無一倖免於他們的畫筆。查理周刊襲擊中喪生的漫畫家以及其他工作人員的風格是強硬的、百無禁忌的諷刺。《查理周刊》以刊登諷刺漫畫而著稱,有時嘲笑穆斯林極端主義。

《查理周報》玩笑植根於思想自由和對挑釁的熱愛,永遠站在權威的對立面。他們沒有強迫他人改變和侵犯他人的自由。

《查理周報》说:我們要尊重各種文化,但我們也沒有權利要求他人一定要尊重和接受我們的價值觀,所以我們才可以用評論文章,甚至筆戰來表達。

對這場危機以及它所造成的影響,給以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及其領導的政府帶來了重大的挑戰。法國穆斯林人口的快速增長,奧朗德政府正面臨著國內嚴重的宗教和文化分歧,還要應對來自伊斯蘭主義極端分子的安全威脅。

奧朗德呼籲保持團結,提醒人們不要把穆斯林視為敵人。

这顯示出:法國人的自信與冷靜。法國是“自由、平等、博愛”的故鄉。法國偉大的哲學家伏爾泰說:“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法國總統說:“關於共和國與世俗主義的價值,我們需要傳達一個堅定的信號,”瓦爾斯在埃夫裏說。“明天,法國和法國人會以此為傲。”

法國前總統尼古拉•薩科奇(Nicolas Sarkozy)稱這場襲擊是“直接而野蠻地踐踏了我們最尊崇的共和理念之一:言論自由”。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這一恐怖行為不僅是對法國公民的生命和法國國內安全的攻擊,”又說。“它還攻擊了我們自由民主文化的核心元素,那就是言論和出版自由,這種行為決不能被合理化。”

我要說的是: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傳統,也是現代人的傳統。這200年左右西方歷史,只有在民主制度下,尤其是上世紀20 到60年代之後,西方的言論自由才徹底得到保證。《查理周刊》的襲擊,是對西方民主制度的根基—言論自由的襲擊。恐怖行為對準著言論自由,針對的是知識分子的思想與言論的宣戰。

法國自由思想傳統,哲學家的思想指導著現代世界的政治制度、經濟方式、文化生活、藝術。法國文化偉大的貢獻是塑造了現代世界文化,與及對世人的認識:自由、平等和博愛。

極端思維或勢力即可批評,可不能以暴力的方式攻擊民主根基;自由、平等和博愛。你不喜歡西方,那你回去過你自己的生活。用不著”賴”在西方,享受民主與自由制度,說你祖國專制集權的偉大。

潘家發/南澳時報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457簽證未來命運撲溯迷離 澳洲本土人士反應各不相同(0條評論)

2017年:醫生直懟醫院催促產婦出院 呼籲給予更多同情和關愛(0條評論)

2017年:西澳男子涉嫌非法捕撈鮑魚 被捕後收車罰錢要坐牢(0條評論)

2014年:香港式飲茶--- Yum Cha(0條評論)

分享
前一篇文章广告
下一篇文章Congratulations to Sushi Pl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