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背后

845

中美贸易战背后

陳翰

中美贸易战出人意料地愈演愈烈,彰显了诸多此前不为人所注意的中美经济矛盾。诸多智库如梦初醒般地分析美国政界、商界对中国态度转向的由来,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中国崛起模式对世界经济格局与秩序的冲击,由此导致的美国政界、商界美国精英强烈反弹。

在改革开放打开国门之后,中国主动拥抱以美国为首的世界经济贸易格局,获得了美国高度认可和支持,从而加入WTO,逐步凭借生产成本低的优势——包括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等——成为世界工厂,实现了经济腾飞。中美经济之所以能有这样的蜜月期,既源于冷战结束后国际新格局中矛盾的缓和,也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符合美国利益:在美国政界看来,拥抱国际市场的中国将不可避免地走上自由民主的道路;而美国商界则有广阔的投资市场,从低廉的生产成本中获得高额利润。

经过了长期的发展,中国经济日渐发展,庞大的体量开始令整个世界的经济贸易格局感到不适,除了国家间的贸易逆差,率先激起了美国普通民众的不满——美国资本在世界各地寻求生产成本洼地进行投资以获取利润,意味着美国的劳动力不得不加入到全球劳动力市场,尤其是与廉价的中国劳动力竞争,结果是人力成本相对高昂的美国本土制造业不断萎缩,就业机会减少,底层民众怨气不断累积。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到美国大选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这种“民意”已经全面爆发出来。

而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国家对于未来的蓝图描述也引起了美国商界的重视:中国力图参与产业链上游的竞争,将成为美国商界强大的竞争对手,从芯片到飞机制造,在中国制造2025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美国商界既因为中国日渐上涨的生产成本而转移产业,更对中国以举国之力支持高精尖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忧心忡忡;而美国政界也对“经济自由推动中国政治格局改变”失去耐心,甚至不再抱有任何期待。在此情况下,中美经贸矛盾全面爆发并非偶然。

对于经历了漫长的计划经济、又素来秉持集中力量办大事理念的中国来说,国强才能民富,有国才有家,才能民族复兴、大国崛起。这是西方自由市场和民间自治环境下难以理解的。这两种经济模式的冲突,注定会一直持续下去。

新中国改革开放的内涵是让权力逐步退出市场,赋予民众更多的人身自由,但实际上只是指普通消费品市场,对于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放松。对于中国来说,“关系国计民生”,其深层次的含义即关系到国家稳定、民间兴盛。随着经济的整体发展,中国对这些行业进一步加强了控制,表现为新一轮的国进民退。这种趋势,无论从经济上,还是从政治上,都是与国际社会曾经期待截然相反的,甚至在十年前的国际金融危机时被称为“中国模式”,颇有笑傲西方自由市场模式的意味。

面对这一局面,美国强调经济竞争中的对等原则,最终以国家的形式进行应对,将这种国际市场上的经济竞争正式升级成了国家制度竞争。与此同时,美国还在寻求与G7国家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试图实现西方自由市场国家的一体化。

从更深层次看,两种经济发展模式之争背后是科技发展及相应产业布局之争。国家力量原本就应该在个人和市场难以承担的领域发挥其作用,但另一方面,相比调动资源能力强的集体经济模式,自由市场经济模式拥有更好的试错和创新能力,由此,有必要对科技发展与市场本身做一个恰当的分割。对于后发的中国来说,集中力量发展基础性和战略性科技,比直接支持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更能有效发挥国家体制的优势。

廣告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肿瘤标志物可以 用来筛查癌症吗?(2)(0條評論)

2017年:音乐与诗(4)大海的中西意象 (下 2)(0條評論)

2016年:澳洲大選專訪ChristopherPyne(0條評論)

2016年:澳洲大選專訪PennyWong(0條評論)

2016年:沒有人是完美的(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