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爭:北京怎會不讓人憂慮呢?

78
editor.640x425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146

南海之爭:北京怎會不讓人憂慮呢?

DSC_7218中國政府允許業者在南海有爭議海域架設HD-981钻井平台探勘油井,引發越南政府抗議,隻方船隻再度衝撞,來勢凶猛,衝擊強烈,戰爭即發的危險。

去年10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越,曾於2011年達成雙邊諒解,達成海上共同開發磋商工作組,使外界對中越和平解決樂觀期待。中越“同志加兄弟”關係,兩國間的僵局,兩黨管道可化解。

可是,今年5月初,中国对南海大部分海域宣布了广泛主权,将近90%南海海域纳入控制之中。在有争议水域放置造价昂贵10亿美HD-981钻井平台的做法,表明中国更愿意先采取行动,然后再进行外交协商。在这片水域制造“既成事实”,让在该地区的对手、最终乃至美国,必须接受,或与之作战。

過去歷史,中国军方在1988年夺取了南约翰逊滩(Johnson South Reef,中国称为赤瓜礁),杀死了当时在岛上的数十名越南军方人员。此前在1974年,中国军队在和南越的一场冲突中夺取了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方称南沙群岛),该群岛位于南约翰逊滩以北约450英里处,邻近现已架起的钻井平台。

菲律宾指控中国,填海造陆争端涉及南约翰逊滩,这个小珊瑚环礁也被称为马比尼礁(Mabini)或永暑礁(Yongshu),是南沙群岛一部分,邻近越南南部、菲律宾巴拉旺岛以及婆罗洲北部海岸。南约翰逊滩位于中国海南岛南端东南方向,距离该岛将近700英里。

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查尔斯·何塞(Charles Jose)表示,还没有迹象说明中国已在南约翰逊滩,开始建造其设施,那里只有一座小建筑物。尽管如此,菲律宾还是非常担心。

何塞表示,“他们仍在填海造陆,根据填海规模判断,(中国)可能计划建造一条飞机跑道。”

人們不相信勘探能源HD-981钻井平台是主要原因(钻井平台归大型国有能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所有),他们(中国)用類似HD-981钻井平台探勘油井,把「流動領土」 之稱的鑽油平台,拖進越南門口來製造“既成事实”,挑起南海海權所有之争。

中國南海海權之爭,尤其是在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国称西沙群岛)附近,是否蕴藏油气资源?答案不是全部。

几十年来,地质学家以及大型能源公司在争论:南海海底是否蕴藏着可供商业开发的油气资源。很多人抱怀疑态度,尤其是在帕拉塞尔群岛附近,这是中国的钻井平台预期的勘探点,而美国能源信息署(United St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2013年的一次评估则认为该地区蕴含大量石油或天然气的可能性极小。

石油小,政治多。是能源也是主权问题。

习近平上周三在上海说:“任何国家都不应该谋求垄断地区安全事务,侵害其他国家正当权益”。中国与若干邻国地区合作面临着重大的挑战。

社新华社报道,习近平说应“恪守尊重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等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

中共政權的“和平崛起”是用“和平發展”這個新詞來取代,然而,中国邻国却对中方近期的动作表达不安。在马尼拉,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說,他和菲律宾总统Benigno S. Aquino III对中国最近在南海动作,怀有“深深的忧虑”。

阮晋勇呼吁世界谴责中国,製造“极端危险局面”,並表示,正在考虑采用“法律行动”。又說,就领土争端,“中国的言辞和行动,有极大的差距”。

越南外交部长范平明(Pham Binh Minh)对美国国务卿John Kerry表示,中国正在该区域加大船只部署,包括“导弹快艇、快速攻击艇、两栖登陆舰”。

歐巴馬到東南亞宣示「亞洲再平衡」政策,鼓勵東盟聯合抗衡中國崛起,越南深受鼓舞,明知海軍力量不如中國,祭出民族主義大旗,煽動民氣、民怨,對付中共。

看來,中國南海海權之爭,是關乎21世紀中國海洋強國的關鍵,不再是“韬光养晦”,而是不退讓的 “中國夢”,除了中越雙方爭奪领土。中國還與東亞和東南亞區域之爭。日本、東盟、印度各國都害怕中國強大,都想拉攏美國,薩姆叔叔(美國)樂得插手,對中國區域戰略情勢不利。

奥巴马政府试图维持平衡:领土领海争端不靠邊站,维护东海南海的航行自由和美国的军事存在,中国對此政策反而强硬起來。2011年,美国将战略“重返亚洲”,與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为东南亚各国提供“海洋安全援助”,中美就亚太海域安全立场对上了。

中国是否讓周邊鄰國減少忧虑?對於周邊來說,中國既是現實中新強權,也是歷史記憶的再度重演?東南亞的鄰國還要“朝貢”?中國接納四方的朝拜?中共政權讓中國將再次成為中央帝國?重要的是,這個經濟強權國家,也是當年那個曾經輸出革命極權國家,21世紀了,它的意識形態與政治邏輯還在走自己“中國特色”和“無官不貪”的道路,也未徹底改變意識形態,它仍是高度封閉的集權政權。

北京怎會不讓人憂慮呢?它們知道如何減緩周邊鄰國這種焦慮?

南澳時報/潘家發

歷史上的今天

2018年:《波士頓天空》之一:波士頓人,台灣遊(0條評論)

2017年:联邦能源部长鼓励使用电动汽车 环保意识增强促进销量增加(0條評論)

2017年:專家提議弱勢家庭應該少生孩子 引發澳洲社會各界譁然(0條評論)

2017年:研究發現超重男孩腸癌風險更高(0條評論)

2013年:Local And Recent News 旅遊報道好消息:(0條評論)

2013年:樓市菜鳥買房記——Part Three(0條評論)

2013年:神州妙記* (三) 另一天 (0條評論)

2013年:Interviewing Richard Gunner.. producing his product of high quality red meat (3)(0條評論)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1) 阿德萊得市市中心的房屋(0條評論)

2013年:陳成喜傳奇一生: 逃亡共產黨三次的人 (1)(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