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型民族主义与黄俄心态

1121

受虐型民族主义与黄俄心态

陳瀚 / 南澳時報副主編

乌克兰与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摩擦再度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令人不能不回顾俄罗斯先操纵克里米亚公投独立再予以吞并的操作。这一连串动作历久弥新,熟读中国近现代割地赔款历史的人当真别有一番感受在心头。

不过意外的是,中国网络上有相当一批人看戏看得开心,恨不能山呼”普金大帝万岁”。在他们的眼里,强大的俄罗斯屡屡硬扛西方世界的制裁,誓死与以美帝为首的西方较量,捍卫国家利益寸步不让——不,步步进逼,这样的”战斗民族”怎么能不令人崇敬呢。这些人,黄皮肤黑眼睛,居于中原大地,却有着一颗俄国人的心,在网络上被称为”黄俄”。

黄俄的诞生自有其历史渊源。但抛开意识形态的灌输,我总觉得,泛滥的民族主义推波助澜,于此功莫大焉。

民族主义情绪在中国面临着吊诡的现实:自干五往往被各种宣传鼓动得热血沸腾、无法自已,面临任何风吹草动都高呼吁”不惜一战”、”虽远必诛”,恨不能在敲击键盘中捐躯报国。但是,中国政府在外交和国际事务却仍走务实路线,在诸多冲突中寻求折衷、妥协和退让,不可能真的走上穷兵黩武的道路。

这种宣传与现实的反差当真一次次令”自干五””小粉红”沮丧失望,简直能感受到来自本国政府和外国的双重羞辱——有人把这叫做”受虐型民族主义”,的确贴切。

如此受虐,”自干五””小粉红”习惯成自然,发明出了”中央在下一盘大棋”这个理论,立即又能自圆其说且振振有词。

但无论如何,”受虐”压抑的民族主义情绪还是需要机会释放的,于是看到了俄罗斯的强硬表现后大为赞叹,而在官方宣传中,中俄是战略伙伴关系,共同对抗美国主导的西方秩序——大号练”废”了,我们还有小号。

这是”黄俄”心态的根源之一。只是这种心态,是否符合中俄关系的实际呢?

当前的中国,因为经济体量庞大、民族主义意识高涨,深刻卷入到全球产业链分工之中,不能够像以前那样闷声发大财了,在国际事务之中越来越显示出重要性,不仅与周边国家有领土争端,也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经济摩擦不断,意识形态对抗日益激烈。与俄罗斯结盟对抗西方就成了一个可行的选择,事实上,中国也是这么做的。

在此,我们必须注意到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于”共产主义”以及苏联共产党的看法。普京多次批判苏共损害国家利益,但却从来不提苏俄时期领域的扩张。在他看来,因为意识形态破产的关系,苏共垮台是必然的,只是中国人民太能忍耐了….
..
这个说法对于”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国来说当然难以接受,也无异于警钟长鸣提示着中国与西方世界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尖锐冲突。在中国的宣传语境下,自然勾勒出敌我盟友关系。
囿于历史原因,中俄关系相当复杂,但显而易见的是,俄罗斯的大国沙文主义、领土扩张倾向从未消退。有这样的强邻,实在是件很头疼的事情。

实际上,近年来俄罗斯经济不断衰退,对包括海参崴、海兰泡等在内的远东地区的控制能力大幅下滑,因而非常警惕中国农民赴俄务工种地;当然,反过来也一样,有识之士对俄罗斯的扩张本性也充满警惕。

当前的局面就是双方都在比赛谁能在时代潮流中支撑得更久,一旦对方真的衰落,所面临的局面将会相当糟糕。不知道届时黄俄该何去何从。

……………………………………………………

廣告181204


歷史上的今天

2013年: 南澳旅遊局建議修建高檔酒店(0條評論)

2013年:法國波爾多的左岸與右岸(0條評論)

2013年:Classified Ad Issue 1230 4/12/13(0條評論)

2013年:Classified Ad Issue 1230 date 4/12/13(0條評論)

2013年:Classified Ad Issue No: 1240 date 4/12/13(0條評論)

2013年:Churches news 1239 date 4/12/13(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