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观中国:以信息与知识的流动遏制极端民族主义

417

周观中国:以信息与知识的流动遏制极端民族主义

陈瀚 南澳時報副編輯

在当前世界,“向右转”成为引人注目的现象,诸多国家相继提出“本国优先”的口号,引发了人们对于民族主义浪潮兴起的担忧。

民族主义是现代民族国家的立国之本,但过于强调民族主义则可能导致极端民族主义和排外浪潮,进而引发对峙和战争的风险。

人作为社会动物,迫切需要身份认同,即意识到自我与他人、族人乃至朋友或敌人的区别,由此诞生了族群、种族等分野——类似于动物族群的认同,以肤色外貌等显而易见的标志来区分。但随着文明发展,更为抽象的是中世纪的宗教划分乃至现代的民族概念应运而生,构筑了观念上的庞大群体,从而尽可能地团结力量、消灭敌人。

在近现代社会,中古时代漫长的“非我族类”和宗教划分被扬弃,民族主义大行其道,既催生了众多现代民族国家,也导致了国家利益的激烈争夺,在矛盾难以调和之际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

也就是说,民族主义从来都是凝聚民心人气的利器,但另一方面,民族主义走向极端,以自身利益为唯一目标,必然导致与外界的冲突,使得国际争端不断。

但另一方面,作为社会动物,人也是天然追求秩序和公理公义的。人们倾向于生活在一个权益有保障的有秩序的社会中,也生而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按照现代社会的理解,就是符合社会规范的心理和行为。这些心理和行为有利于人类社会存续发展,被社会以道德或法律的形式予以褒扬和回馈,乃至构成社会潜意识;反之,则会被社会排斥。

当然,这种社会潜意识往往局限在个人所理解的社会共同体之中,小到家庭宗族,大到国家民族。但我们不能低估这种追求公理公义之心的意义。一个人越了解整个世界,就越能在国际事务中追求公理公义,从而不易为民族主义等宣传所煽动;在很多时候,这种心理集合而成的民意,足以影响国家决策。

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认为,如果一个政府采取种种宣传手段煽动民族主义,同时筑起信息的高墙限制人民了解世界,就有可能将民众导入极端民族主义的漩涡而无法自拔。

正因此,信息与知识的流动对于整个世界的发展都无比重要。当一个国家的民众囿于视野,只知道争取自身利益时,就会秉持着“祖国流氓我放心”的态度,必然会导致无视国际公理公义的行径,进而激化国际矛盾,造成对峙、冷战乃至热战的风险。

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使得国际组织的价值凸显出来。除了传统的结盟、双边谈判或对抗,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给了众多民族国家交流磋商的平台,使得明确利益底线和讨价还价成为可能。但是,从目前来看。联合国这样的机构还有更多事情可做,比如在各会员国内发布关于国际事务中各方立场的信息,不让相关信息仅仅局限在政府和外交层面。这将使得广大民众对国际事务有更深刻的了解,为更广泛的沟通和交流打下基础,从而构筑起超越小集体的视野,发扬光大追求国际公理公义之心。

廣告181126

歷史上的今天

2015年:SA Chinese Weekly 18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 Night.他們中獎了!(0條評論)

2013年:Salisbury地方議會採取措施提高公共安全(0條評論)

2013年:Classified Ad 1228 date 27/11/13(0條評論)

2013年:Classified Ad Issue 1228 date 27/11/13(0條評論)

2013年:classified Ad issue 1228 date 27/11/13(0條評論)

2013年:Churches News issue no 1228 date 27/11/13(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