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观中国:以共同的身份认同寻找共识

267

周观中国:以共同的身份认同寻找共识

正在进行的世界杯上,韩国队小组赛中2:0击败卫冕冠军德国队,日本队淘汰赛上先入两球但最后时刻被欧洲顶级强队比利时绝杀遗憾出局。看到他们的上佳表现,多少中国球迷心中百味杂陈。在足球运动这项南美、欧洲国家占据绝对优势的运动项目,韩国和日本已经证明,东亚人种也能玩好这项运动。

相比商业俱乐部满世界招揽人才、日复一日训练比赛构建阵型与培养默契,世界杯参赛各国只能在本国选材、临时抽调组队,但因为国家荣誉和民族情感,世界杯的影响力远超各大商业联赛。在这个和平成为主流的世界上,人们对赛场上的国家荣誉格外珍惜,赋予了不亚于战争决胜的意义。

超越国家之外,我们也可以把世界杯视为人种之间的直观竞争。对于人种在运动上的能力差别,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判断。但这次韩国和日本先后在足球项目崛起,其意义堪比刘翔在跨栏赛道上为黄种人的正名。

人以群居、亲疏有别,我们总不免既根据感情投入、也按照身份认同来看待各种竞争与合作,包括世界杯,虽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可以作壁上观欣赏运动之美,但也不妨以人种竞争这样的角度,抛弃狭隘的民族情绪,为亚洲足球、东亚人种而喝彩。

现代社会使得人们前所未有地接触到彼此,也令“身份认同”成为迫切需求。在跨省交流间,有本地人与外地人的分野;走向世界,则有同胞与洋人的差别;一旦如电影里想象的外星人入侵,则全人类都同仇敌忾,为了人类的共同命运而奋起反抗。

实际上,当前颇为敏感的台湾问题,也需要我们以共同的身份认同来寻找共识,真切履行炎黄子孙在历史中的责任。

两岸的波折由来有自,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中美贸易战以及各种国际局势变幻,台湾方面与大陆的关系又趋于紧张。两岸同文同种,台湾毫无疑问属于中华民族、属于华夏文明。只不过政治作用于文化,使得两岸分歧长久未能消除。

政治和意识形态有着极强的历史局限性,顶多只是两三代人的事,文化和文明存续则是千秋万载。理解一代人的使命,承担在历史中的责任,当然要以文化传承、文明存续为重,从华夏文明的存续与发展的历史责任出发,抛弃一时政治因素和意识形态分歧的干扰,共同维护华夏血脉、文明长盛不衰。

在晚清民国那个全球相争以力的时代,中华民族可能被“开除球籍”成为压在一代人心头的重负,由此才有国歌中“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如今的全球化时代,种族平等、文化多元成为“政治正确”,但撕开表象,国家和区域间的竞争、文明文化间的此消彼长乃至人种间的比较从来未曾远去,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社会也曾就此有过热烈的讨论,中国或者说华夏文明所面临的挑战并未消失。

我们追求一个统一的中国,既包括大陆(中华中国),也包括海峡另一边的中华台湾。这种统一和两制就是希望处在不同政府治理下的华夏文明能团结在一起,如兄弟同心,在现代国际社会的文化竞争中长盛不衰。

“一个中国”既是国际政治实体概念,也是文化概念。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表述往往被民间社会狭义理解为意识形态和政府治权,造成了两岸民间情绪日趋对立的恶果。面对全球复杂局势,中国高层提出“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在东亚乃至华夏文明内部,更该超越一党一国的局限提倡中华观,不要让“一个中国”概念过于政治化以至于消磨了对华夏文明的共识和共同信仰。

廣告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研究發現三種延緩大腦衰老的方法 改變生活方式即可帶來幸福生活(0條評論)

2017年:財長著眼於降低澳洲人信用卡債務(0條評論)

2013年:談往日堤岸華僑的故事之二(0條評論)

2013年:往日堤岸華僑的故事之一(0條評論)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37 布里斯班大洪水泛濫的(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