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观中国:当高考不再改变命运

98

一年一度的高考引人注目。今年恰逢高考恢复四十周年,多少成功人士都站出来感慨不已:若不是当年恢复高考制度,只怕自己一辈子都在修理地球,哪有如今的职业生涯!

这是社会津津乐道的知识改变命运——实质上就是高考改变命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悲壮,也承载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现代想象。

只不过与此同时,又有诸多人士感叹:阶层正在固化,高考不再能改变命运了!

2011年以“我爸是李刚”的极端形式,宣告了“拼爹时代”的到来。这之后的平民百姓越来越恐慌,鄙视“凤凰男”、婚姻应“门当户对”论调的再度流行,无不是提醒社会:原生家庭的确是在决定一个人未来的成长和成就。

这种讨论已经日渐波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当北京学区房引发热议时,成都也有人把争夺学区房视为“阶级斗争”。论调很是奇怪:有钱人理直气壮地说,我为了孩子的教育一个中产一年的收入,就算是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也没资格和我争夺学区房!相映成趣的是有人反思:连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也买不起学区房,那干嘛还为了孩子买学区房?

阶层固化的感叹是那些精英学子率先发出的,立即引起另一种论调:谁说固化了?向下的通道可是随时敞开着!一场大病、一次意外甚至一时被限购,都有可能自此无法维持原有的生活方式。

阶层固化是新鲜事吗?通观世界范围内的历史,阶层稳固原本就是一种常态。不说漫长的中世纪贵族世袭,即使在科举制的古代中国,能高中进士的读书人也是极少数,何况其中又有多少家庭教育底蕴深厚的世家大族子弟,贫寒子弟与之竞争脱颖而出何其艰难。

到了现代社会,中国以革命、以社会改造的方式彻底打乱且颠倒了既有的阶层,但红二代的“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口号照旧到了今天。只是革命后赵家人还需要庞大的官僚阶层、知识阶层、买办阶层为之服务。高考重启后的中国正是这样的百废俱兴之时,给了诸多人士晋身的机会。所以说,不仅现代西方社会的阶层相当稳定,即使中国,也不要把“高考改变命运”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

高考四十周年的历史,也是高官显贵率先通过留学等手段获取更好教育资源的同期,当然,也有寒门子弟在高考这种选拔中脱颖而出,乘着百废俱兴的时代东风,在各行各业取得骄人成就。而这之后,“东方式父爱”会为了子孙后代的兴旺发达无所不用其极,从学区房开始的争夺就是其中一斑。

高考已经不再能改变命运,这是时代的必然。意识到教育重要性、且会竭尽全力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家庭,为孩子所投入的金钱与精力,几乎是没有底线的,也无可厚非。站在家族的肩膀上的竞争,寒门子弟自然难以脱颖而出。寒门学子唯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超越寒门的局限,用流行的话语说,就是奋斗了十八年才能和别人一起在城市里喝咖啡。

个人参与社会分工和社会竞争,家庭是其坚强的后盾,这是自然而然的。实际上,也有以阶层为社会竞争单位的,比如欧洲长期存在的贵族阶层、印度的种姓制度、中国盛唐以前的门阀等,只是随着自由、平等观念的深入人心和民主、共和制度的推行,特权阶层逐渐失去了存在的土壤。但是,在一个权力决定资源分配的社会,特权阶层必然客观存在,也必然会扭曲资源的分配以获取最大的利益。

高考不再能改变命运,因为家庭条件的不公平客观存在,更因为当前中国社会以权力的方式极大扭曲了资源的分配,以至于从出生到十二年求学中一直“穷困”的寒门子弟越来越没有晋身的希望。

阶层固化带来的恶果毋庸讳言,早在封建时代就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怒吼,现代社会的公平公义深入人心,更易引发社会动荡。只有尽力做到政策资源的公平分配,使得每一个人都能有机会去发挥自己的天赋,寻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这样的“起点公平”才能让社会看到希望,从而真正地稳定、和谐。

歷史上的今天

2014年:扛爸, 扛媽, 扛債稅-1(0條評論)

2014年:中國富豪王健林在昆州購入價值數百萬地產(0條評論)

2014年:中企開發商Ausbao試水投建公寓大樓(0條評論)

2014年:Churches News(0條評論)

2014年:Cl Ad (0條評論)

2014年:Cl Ad (0條評論)

2014年:Cl ad (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