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掉那堵墻!

318

陳瀚/南澳時報副主編

30年前的11月9日,柏林墻倒塌,在二十世紀掀起狂潮的共產主義極權的失敗成為眾所周知的事實。柏林墻倒塌後不久後的蘇聯的解體,不過是更進一步的蓋棺論定。

始於反抗資本家的瘋狂壓榨,共產主義運動一度是人心所向,並以蘇聯的屹立、共產主義鐵幕而與資本主義分庭抗禮,逼迫資本主義對內部勞資關系進行調整;但是,隨著共產主義運動不可避免轉為極權統治並衰敗,資本主義世界高呼”自由、民主已經獲得了不可動搖的勝利”,以”歷史終結論”風行一時。

柏林墻拆掉了,歷史邁入了新的時代,隨著全球化的進程,又暴露出諸多新的問題。

在共產主義運動和兩次世界大戰中遭到重挫的資本家,不得不在與勞動者的博弈中讓步,工會、普選等成為現實,使得西方發達國家的勞動者福利有了極大提升。柏林墻倒塌後,資本和商品急速全球化,資本家迫不及待地拋棄了本土”昂貴”的勞動力,轉而到其他勞動力成本低的國家和地區投資。

在全球化浪潮中,跨國公司和跨國資本成為弄潮兒,資本家想盡辦法避稅,在避稅天堂註冊公司、乃至更換國籍,無所不用其極。

美國鐵銹帶便是西方發達國家勞動力被資本拋棄的樣板。這種被其他地方勞動力取代、被本國資本拋棄找不到工作的怨氣,使得他們既敵視低人權國家血汗工廠裏的勞動力,也催生了”占領華爾街”、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法國黃馬甲運動等,被總結為”逆全球化”。

顯而易見,柏林墻倒塌後,歷史沒有終結,而是隨著”資本無國界”進入了新一輪的博弈。

“拆掉那堵墻”是1987年美國總統裏根對戈爾巴喬夫的呼籲,兩年後柏林墻倒塌,壓制人民自由的制度宣告失敗。拆掉那堵墻後,全球化帶來了可觀的技術進步和文明提升,但一勞永逸的理想時代並沒有到來。

資本無國界,資本家不需要祖國,哪裏能賺錢/省錢(避稅),哪裏就是他們的家園。這種與國家、民族脫離的狀況,使得他們消退了企業家的社會責任感,拋棄本國產業工人毫無心理壓力。

但另一方面,資本家不需要祖國,也催生了新的國際主義思潮:一旦爆發世界大戰,他們的命運和普通人會有多大的不同?城門失火的時候,再健壯的魚也難逃厄運,因此,要盡可能降低大戰的可能性,或者跳到遠離護城河的池塘裏——移民外太空。正是這種思潮,使得諸多富豪在爭相投資生命科技、以盡量延長壽命的同時,又紛紛積極地推動世界範圍內的信息革命,希望現代信息溝通流動能推動國家、民族與族群間的理解與和平。

全世界勞動者隔著國界互相敵視,資本家則走到一起聯合起來,這就是怪誕的現實。

於是,美國民眾又選舉了承諾在美墨邊境建立邊境墻的特朗普上臺,英國人公投脫歐,中美貿易戰豎起關稅壁壘……

很多中國人理想中的社會是個一勞永逸的天堂,一旦建成了,就可以像永動機一樣地永遠自顧自地運轉下去,就像學生思維裏的”考上大學以後就好了”、”工作以後就好了”……但實際上,矛盾永遠不會消失,現實社會一定是經由博弈而達到的動態的平衡,需要時時刻刻小心看護。柏林墻倒塌後三十年,人類文明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勞資沖突、階級矛盾和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的交融碰撞到了新的階段,民主和自由仍需要我們用盡全力去爭取和捍衛。

…………………………………………………………………..

廣告2019 11 11
Exported

歷史上的今天

2018年:《歐遊記》巴黎中國城,往日難民情怀(0條評論)

2017年:財長莫裏森呼籲NAB就裁員做出解釋(0條評論)

2017年:澳洲工會協會呼籲關注低收入者 稱每週增加$80澳元滿足基本需求(0條評論)

2017年:為什麼澳洲小企業熱衷雇傭移民?(0條評論)

2013年:臺灣歌手張懸:國旗與對話事件(0條評論)

2013年:Churches News Issue No 1224 (0條評論)

2013年:找尋 性價比最高的葡萄酒(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