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历史与真相

304

陈瀚

北京市最近发生了一起伤害无辜小学生的事件,一片哗然中,恐惧在诸多家长心头隐隐弥漫。于是有人提出:这样的“人渣”的故事,我们没必要关注。
这个说法出自某前新闻人、现专栏作家,不仅反映了很多人的观点,而且更显出新闻业在中国大陆的穷途末路。
伤害孩子的“人渣”背后,不过是一起学校和受雇员工的劳资纠纷,肇事者以伤害无辜的方式来报复学校,震惊了全社会。在中国社会,类似的劳资纠纷多如牛毛,这样残酷的社会真相,读者纵然心知肚明但也无能为力。

新闻人报道这样的个案、探究背后的矛盾是职责所在,但读者受众因为对此无能为力,产生了消极逃避的心理,要么不闻不问,要么以简单粗暴的情绪宣泄方式应对。前者就是某专栏作家提出的,“人渣”的故事没必要关注;后者则以诸多兜售情绪、输出焦虑的微信公众号自媒体为代表。
这也导致了出了疫苗事件,“这届人民”个个痛心疾首,但平时却总是认为负能量就该被禁止传播,觉得破坏和谐气氛的都是敌对势力。
对“这届人民”来说,真相才是真正的夜壶,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一下,不需要的时候赶紧踢到一边。他们总是寄希望于“有人为你负重前行”,“有人为你挡住黑暗”,不愿正视现实的黑暗部分,直到自己的利益被触动。
这是一种“这届人民不行”的理论,但探寻背后的原因,又在于“这届人民”实际上很清楚,他们对太多的事情无能为力,只能眼不见为净;他们更清楚,没有民主鞭策的体制往往会“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指出问题的人”,不关注问题何尝不是一种生存智慧。
但无论如何,探究真相、报道新闻,是新闻媒体行业的职责,尽管这种追寻有着莫大的风险。几天前,甘肃省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落马的相关文章“甘柴劣火”广为传播,其中就有令无数新闻人感同身受的恶行:记者张永生因为正常的履职而被打被拘禁甚至面临长期牢狱之灾。

在中国,记者一直是一个高危行业。因为关注问题、探寻真相的缘故,记者必然会得罪很多人,尤其是权力在手的官僚群体。去年此时,以及更早一年,“新闻特种兵已死”、“调查记者凋零”的消息相继触动了无数人的心弦,但很快就消弭于无形。
此时的新媒体乃至自媒体发展迅猛,受众众多,以“十万加”为标志,远远将记者们在报纸杂志上发表的稿件的影响力抛在了后面。
于是就有了最近的“甘柴劣火”话题之争,某微信公众号整合传统媒体《财新周刊》的多篇报道,推出了这一稿件,引起了超过十万以上的手机用户的转发。这一“洗稿”行径令《财新周刊》的主编和编辑记者们颇为愤怒。
《财新周刊》及其采编人员在中国新闻业内鼎鼎大名,但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已经今非昔比,更被新媒体、自媒体的同行衬出“渺小”来。
但是,对于广大手机用户来说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当代社会信息泛滥,但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对比传统媒体出处明确、规矩森严的写作方式,洗稿讲故事、煽动情绪当然更能吸引社会公众的注意。甚至,传统媒体的原创稿件会在“洗稿”后获得空前的关注,墙内开花墙外香,这种“为他人作嫁衣裳”的窘境的确令新闻人尴尬而愤怒。

新闻人有责任去探索真相,要发现问题、指出问题,从而组织起社会共同讨论问题、面对问题,换言之,新闻人要始终充满对真相的好奇,始终保持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并以符合时代潮流的方式呈现给社会大众,尽可能引导他们参与到思考、讨论之中。
今天的新闻不仅展现了当前社会的发展路径,也构成公共议程设定场域,并通过记录真相而成为明天的历史。而无论时代怎么发展,观察与思考的价值都不会消失,在纷纭复杂的现实和娱乐至死的潮流中,这是新闻人坚守本质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