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夏威夷的导弹虚惊警告:核战争的风险到底有多远?

303

陈瀚 本报副主编

“夏威夷正面临弹道导弹来袭威胁,迅速找地方躲避,这不是演习。”美国夏威夷时间13日8时7分,当地民众手机收到夏威夷州紧急措施署发布的紧急警报信息。

10分钟后,夏威夷州紧急措施署通过其官方推特账号“火速”辟谣,称袭击警报属误报。但大部分正处于惶恐中的民众,并没有注意到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更正信息。38分钟后,紧急措施署再次通过公共警报系统发布辟谣信息,澄清上述警报信息系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引发的“乌龙”。

朝鲜的导弹和核项目被视为对美国日益严重的威胁。夏威夷是美国最靠近朝鲜的州之一,一直处在高度警戒状态,并从2017年12月1日开始进行冷战后首次核打击预警系统测试。

这次虚惊实际上突然提醒了人们:我们享受的和平并非天经地义。因为享受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很多人都想当然的认为战争很遥远,核战争更是不可能。实际上,过去的一个世纪,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此后是长期的意识形态对抗和核恐怖。得益于这种核均势,大规模战争才没有真正爆发,但国家间的战争实际上持续不断,而且,随着信息社会到来,当前社会观念日趋多元,理念冲突日渐加剧,直接导致了世界范围内的恐怖主义的出现。

恐怖主义和战争的区别在哪里?是主体不同。恐怖组织、团伙的力量并不是被国际社会承认的主权国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因而无法在其势力范围内建立起长期、稳定的统治,也无法以主权国家的名义从国际上获取各类资源。

但是,也有“国家恐怖主义”的存在。比如众所周知的洛克比空难,以国家利比亚为主体实施恐怖主义袭击的独裁者卡扎菲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在国际舞台上活跃,后来以赔偿换取了制裁终结。这样的待遇,是本拉登不可能享受到的。

诸多独裁国家的存在,正是“国家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在很多人眼里,国家行为会是理性的,理性的国家及其统治者不会为了一时利益而损害民族的长远利益。当前国际社会存在的代理人战争,大国间不直接对抗以免引发直接战争,是国家理性的一种。但是,在专制独裁的国度,统治者可以将个人的安危至于万千子民之上,也没有什么能够越约束其自私的欲望无限膨胀,也就是说,当独裁者个人秉持有极端理念,支持恐怖主义,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输出革命”时,国际社会就难以奈何了。

夏威夷弹道导弹警报事件,是朝鲜威胁引发的。过去数十年,朝鲜从来不惮于制造事端,包括在缅甸试图暗杀韩国领导人、制造空难以阻止汉城奥运会、炸沉天安号、刺杀金正男等,可谓国家恐怖主义的代表,近年来更是致力于发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有能力发动一场核战争。唯一制约它的,是其独裁者的个人理性:不要闹大了不可收拾。而且,朝鲜独裁者素有让全世界为其政权殉葬的想法,也就是为独裁者个人殉葬。之所以没有发展到那一步,是个人继续生存、继续享受的欲望。这就是纯粹的个人理性。

从酒后纵火烧毁罗马的尼禄到“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天”的路易十五再到听闻归政传言而向世界十一国列强同时宣战的慈禧,中古时代无论中外,独裁者癫狂的情况屡见不新,我们只能庆幸中古时代的独裁者即便癫狂,为祸虽然深重但也远远不及当前。朝鲜独裁者当然知道他在国际上的处境,时时刻刻的恐惧和努力都是为了维系自己的统治。眼下我们还不知道不知道他的个人理性是否远超慈禧,能否在这种压力下始终控制好自己的行为。

除了个人丧失理性陷入癫狂之外,个人心理中的理想、中二、极端主义,其实与病态的癫狂极其相似,不可掉以轻心。现实中,既有恐怖分子谋求建国,也有独裁国家的统治者出于个人理念而支持恐怖主义。国际社会毕竟无法干涉独裁国家的内政,更无法约束独裁者个人思想和行径会发展至怎样的地步——是否认同某些极端理念,是否支持恐怖主义、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输出革命”等,更何况这个国家拥有核武器并试图有源源不断生产核武器的能力?

简单地说,和平的到来极其不易,在科技发达、武器毁灭力空前强大的今天,杜绝独裁统治者不断诞生,进而杜绝国家恐怖主义,才有可能保有长久的和平。

再比如朝鲜,多年来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补充维生素D:真相与误解(0條評論)

2017年:科学家证实炎热天气与 散养鸡蛋里的沙门氏菌毫无联系(0條評論)

2017年:澳洲政府养老金新政正式生效 影响面广泛引来众多指责(0條評論)

2017年:澳洲推新政简化学生签证 中国学生可申请就读澳洲小学(0條評論)

2017年:澳洲2017将迎来酒店行业大发展 旺盛的国内外旅游成为推动力(0條評論)

2017年:阿德莱德母亲上传视频 呼吁关注幼儿夏季溺水问题(0條評論)

2017年:澳洲登革热病例创20年最高 专家提醒前往热带地区需谨慎(0條評論)

2014年:恭祝大家新年快樂万事如意(0條評論)

2014年:濫飲問題悄悄影響大學校園(0條評論)

2014年:狗屁先生說房產 (6) 教你讀Council development plan(我的聖經)(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