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风美雨,起沉屙宿疾

71

今年是大清官派幼童留美一百四十五周年的日子。回想起那段岁月,几乎没有家庭愿意让孩子赴美,读书科举才是正途。实际上,因为满清颟顸贵族的反对,留美幼童未及学成便被迫归国,接受严苛的审查,生怕他们带回了不良的思潮。正是这批学子报效祖国,为国家做出了莫大贡献。
这之后中国的留学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无不以开眼看世界、学本领报效中华为任。留学浪潮延续至今,即使是中产之家也乐意送孩子出国求学了。
留美幼童到了大洋的另一端,很快开始学业,并剪掉辫子脱下长袍——在“留发不留头”的时代如此“辱华”,大概也是满清贵族攻讦他们并提前召回的理由。相比之下,如今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庆典上发表演讲的留学生杨舒平,被冠上“辱华”名目的“罪行”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美国空气比中国甜,在美国个人的自由比在中国更能得到保障。
杨女士说的是事实吗?有人先是把国内空气质量当作国家机密,认为“在美国发表中国空气质量不佳”损害了国家形象和利益,接着又煞费苦心地验证:杨女士在中国昆明长大,昆明的空气质量可是国内的佼佼者!
也就是说,即使来自中国的学生可以在美国抱怨中国空气不好,但来自中国昆明的学生不可以在美国抱怨中国空气质量不好。
可数据也显示,昆明空气质量再好,还是远远比不上美国,更别提北京等地了。杨女士说说个人在空气上的感受,怎么就罪大恶极地“辱华”了?
在不得不承认杨女士说的是事实的同时,爱国人士开始痛斥:说的内容“大概也许可能似乎”是站得住脚的,可她演讲态度上对马里兰大学、对美国实在太过谄媚,几乎就是跪舔演讲!
这种从个人姿态上挑毛病的做法,显然是戴上“辱华”的眼镜后导致的智子疑邻心态。杨女士在马里兰大学求学,当然会对母校心存感恩之情,溢于言表又有什么可指责的?
浙江大学满世界搞校庆,引来某位学子的嘲讽,也正是这样一帮人士跳出来指责:无论如何也要对母校感恩!
中国的大学生要对母校感恩;留学生对母校则不能感恩,因为母校在美国,庆典上表达一丝丝感恩之情就是跪舔、谄媚甚至辱华卖国。这种逻辑实在令人费解。
杨舒平在“爱国”网友围攻下不得不道歉,也引来善意的调侃:你在美国体验到了什么是自由?关键是在中国会让你体验到什么是不自由吧!
义和团的闹剧已经远去两个甲子,可因为“爱国”而对同胞打砸抢的惨剧犹在眼前。一个在二十一世纪还是义和团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的“爱国”群体,因为几句真话就义愤填膺,若不是忙着奋力敲打键盘愤怒声讨,只怕又要汇成义和团式的队伍,这才极大地侮辱了自己的祖国。
“爱国”网民被“美国空气甜”一点就炸的同时,中国的确正在向西方国家学习治理雾霾的技术和经验,而且也在努力让各项制度与国际接轨。承认问题、正视差距,然后才可能想方设法解决问题,建设繁荣富强的国家。这一点,一个半世纪前的满清贵族都已经意识到了。

歷史上的今天

2015年:澳大利亞新聞(0條評論)

2013年:專訪 Poh Ling Yeow Part 1 第一部份-1(0條評論)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22-2 筆墨,也要公平貿易(0條評論)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22-1 筆墨,也要公平貿易 (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