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照耀之明燈,閃爍發亮於人心……丁慕南老師的故事……

1119

燦爛照耀之明燈,閃爍發亮於人心……丁慕南老師的故事……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簡體字版請按此鈕進入**)

 這篇文章是紀念我們鳴遠中學的教務主任丁慕南老師。

>


劉本豐老師將他的機車推出家門,從堤岸笫五郡往第八郡平東(Binh Dong)方向去。天氣不太熱,風和日麗,今天早奌出門,去看他的老友,老同事。路邊吹來微微風,他感覺有奌凉意,対一個出生在北方人來説,最高興的是;南越沒明顯的四季,簡単清楚並不複雜,只有乾季和雨季,從老家河北年青時到了南越西貢堤岸市,一住就住了幾十年,至今年齡超過半百。心想來到“魚米之鄉”是對的了,可是他目前“待業”著,今天要去看丁慕南鳴遠教務主任,他們倆是情如手足的兄弟。

七五年之後,他們待在家裏,書已經沒得教。南越旗幟換了後,學校不到三天就被當年鳴遠中學校方開除離職的許姓同事,帶幹部回來接受學校。

要駛近二十分鐘,才到丁主任的家,見了人,他們走出丁家門,找一個咖啡館,坐下來,閒話他們的往事。今天還是閒聊,間中也説丁年青,中學、大學的事,尤其丁老師參加過“藍衣社”,是國民政府在北平地下抗日活動的組織。丁主任是愛國仁人志士,熱血真情的青年,憂國憂民,而且一心想救國救民,那個大時代,他對國家曾經有貢獻。

“藍衣社”名之的國民黨秘密組織,仿意大利的“黑衫黨”和德國的“褐衫黨”。“藍衣社”,據說是1932年春夏之間,在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成立。它針對日本軍隊以及漢奸。“藍衣社”的工作,可分為四大類:調查(搞情報的)、行動(監視、禁錮以及暗殺敵人)、組訓、籌款,尤其情報與行動為主要。因而隨即,“藍衣社”很引起日本情報機關的高度關註。

九一八事變後,丁主任到北平來,從事地下抗日的任務,人很穩重,機智,但很敬老會忍讓。有一次在黃河一帶地下組織活動時,丁主任和另外一個稍年長的同志在一起。任務要他們在早上六時之前過河,否則晚去,時間一到,日本軍閥軍隊巡邏會詢問,如被逮捕,人就遭殃。過河只能每次帶一人,一個人留下來在河邊是很危險的事情,在那危機存亡之際,丁主任能臨陣不亂,能忍讓給稍微年長同志,先過河。可見他人穩重丶 耐得住,又尊重長者。

丁主任老家在東北吉林省吉林市。早期他的先祖輩因改朝換代不願為官,那時皇帝叫你做官你不做,是得罪人的。他的先祖輩就落戶到黑龍江去。

內戰三年中,國軍陸續的失利,士兵軍隊一路逃亡,到臺灣,到海南島,到越南,到香港。1949 年十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當年已成立,但是1950 年,中國沿海、在西南,還在戰事。很多的國軍部隊在被共軍砲火追擊下,一路被逼到沿海各個海灘和碼頭邊。大陸快完全赤化時,香港的英國政府有意留一段時間,接受難民逃來港,丁主任也是其中一人,能輾轉到達香港,是福分是好運或還有“ 任務”要做? 是還有教育工作要做。

香港的天主教鳴遠中學在1950年秋季成立,開辦鳴遠幼稚園、小學、初中及高中。原校建於九龍調景嶺村十字架山山腰,1950年9月15日由曹立珊神父創立,初以“調景嶺天主堂義務學校”為名。丁主任到香港調景嶺也參與嗚遠中學教學,早期學校牆壁還是竹做的。窗子還用竹子合紙做,塗上桐子油,使雨水無法浸進耒。

創校校長天主教耀漢小兄弟會長曹立珊神父奉恩理覺主教的派遣到調景嶺村傳教。

後來,丁主任到南越,開始是他教學的生涯。丁主任和于斌樞機主教是有某一種親屬之關系。于斌主教是紅衣主教,他有個學生是雷震遠神父。

他們跟當時南越總統吳廷艷在美國時就很熟悉,吳廷艷那時是越南共和國(南越)第一任總統(1955年—1963年),他本人是天主教教徒,相對偏愛天主教。在吳廷艷美國回來時,本想將一些越南化,曾經將華人逼入越南籍。可是在教育方面,這兩位神父遊說吳廷艷開設雙軌學制教育的學校,造就雙語年青人材。吳廷艷深思熟慮後,點頭同意了,吳廷艷總統的開明和遠見,使後來越南的經濟、貿易人才濟濟而出,南越生意發達和旺盛,雙軌學制的教育有良多的貢獻,

1957 年6月份,在堤岸成立自由太平洋協會,越南分社。後又成立自由太平洋通社,因為當時西貢、堤岸時常閙假新閜,此社的目的,提供中、越文新聞給越文、華文報社。

接著創了自由太平洋月刋。1957年9月成立自由太平洋文書院,那是耀漢英文、中文書院的前身。其中,校長職位開始考慮是丁主任,後來由會交際的溫天賜校長上任了。

1959成立自由太平洋高級中學,目的發展中文教育。1963 年1月21日改為嗚遠高級中學,至1975年被接受為止。

丁主任在五十歲左右,他因在鳴遠當主任多年,住在學校,長年早出晚歸,忙與教學和應酬,看在門房工友眼裡又愛又惜,於是暗中幫他找個伴,丁主任那裡首肯,他還有個老婆和—個孩子在大陸,當年國而忘家,又是天主教徒,原配未過世不能再娶。但是這亇校工設計謀”賣”了丁主任。—天,他做了飯,找亇理由請這位主任到他家坐。然後帶到隔壁幾間的越南老女人家,跟她聊起天來,用越南話的說話,丁主任不知道他們在談什庅,一下子見老女人同意了。待—回,那位校工説我代你向她的女兒求婚,而且她也願意將女兒嫁給你。新娘那時才十八歲!!

丁主任“奉命”於是結婚了,一個不會普通話而另人不會越南語,一起生活幾十年。有人問丁主任你們如何溝通呢。丁説我說中文她似手“懂懂”,相同她說越語我似手也“懂懂”。其実似乎“懂懂”可能是不懂,言語不通,想可多用”手語”啦!

他們是多產,“生産報國”,有七個孩子,目前還在越南,生活還不錯,有書讀大孩子今年巳快六十歲。

丁主任在一九八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就逝世了,他越南夫人二千零五年也逝世。(筆者通過徐業森同學聯絡上了他的大孩子丁廣利,他說;丁主任的骨灰放置在堤岸聖心教堂—Nha tho Cha Tam裏,每個禮拜和教友同在!)。

他們夫婦在世時,很勤勞工作為他們的家庭而付出。丁夫人乳名是阮氏姮,多少勞力的工作多願做,為了孩子與家庭。

七五年後,有為數眾多的一群人受到時代洪流的推動,大家都往外跑,一人告訴一人,一家告訴一家,有機會、錢財、物質的人都往外,個人規劃的,或集體行動的,都想外跑,他們往往是身不由己的走了,和他們身不由己及無可奈何的留下來。去或留?是福是禍?天才知曉!

丁主任有機會去香港或囘臺灣的了,甚至有人免費提供船費給他走。但是他不願意帶他夫人離閘他夫人的家郷,他也不願一個人走,重覆悲劇,如當年放棄大陸老婆和孩子,他真的不願重蹈覆轍! 丁主任是個重感情、重情義的人。聼了。我強忍得住,差點哭了!但是滿眶淚水!

劉本豐老師在丁主任剛去世後,不久,得其夫人,那時還活著,委託整理他的文件和信件,去信給大陸的孩子,才發現丁主任獲得委任黑龍江省委員的委任書。據知國民政府時期,一個省有五亇委員,五亇之中選舉獲票最多的,就當省長。那時囯軍只打到哈爾濱附近沒到哈爾濱。

一九七五年,南越变色,一些改變,人去樓空,最欣慰的,丁主任不願妻離子散的故事重演,愛戀寄托在他越南籍夫人的身上,他選擇了留在他夫人的身邊,真的!他們是鶼鰈情深,恩愛逾恒,直到人生最後的一刻。

“老兵不死,只是逐漸雕零”,敬愛我們的主任,我們的老師,丁主任安息吧,您対國家的功勞和貢獻,人們永遠記住,您形象在越南教育界,在華文學校的貢獻,仿佛是一個燦爛發亮的明燈,永不會熄滅,永遠留在您每個學生,您每個學生心中閃爍著。

大多照片由丁廣利先生提供,另一張由黃應泉學長提供,感謝他們。轉載請註明原創出処:

南澳時報 http://www.sachineseweekly.com/news/

…………………………………………………………………………………..

 

廣告29 03 2019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南澳州長怒懟聯邦政府能源政策不明朗 稱影響可再生能源行業就業崗位(0條評論)

2017年:譚保政府將實施懲罰性減薪 反對黨呼籲考慮對就業者的經濟影響(0條評論)

2014年:Wines and AD (0條評論)

2014年:Classified Ad 3(0條評論)

2014年:Classified Ad 2(0條評論)

2014年:classifed ad 1(0條評論)

2014年:Church news 教會消息(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