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时节:该铭记的伍子胥和达摩克利斯之剑

168

传统的端午佳节,屈原再一次被人们记起,“忠君爱国”、“怨而不怒”等等词语,令人怀想昔日先贤。但也有人怀念伍子胥,端午佳节的起源之一也是为了纪念这位“刚戾忍訽”的英雄,他为报父兄之仇率吴军攻破楚国、鞭楚平王尸,因谗言被逼自刭时又预言要观越寇灭吴。如此逞血气之勇,壮阔一生,读来令人热血沸腾。

端午节三源头

在一个强调爱国甚至到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地步的国家,屈原总是被赞颂的,他的伟大也毋庸讳言;但伍子胥,则以他的“日暮途远”“倒行逆施”展现了一个人所能对抗的极限:楚平王无故杀其父兄,他就一定要覆楚鞭尸以报,哪怕那是自己的故国;吴王逼他自尽,他就留下观越寇灭吴的预言,哪怕那曾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国家。他所说的做到了,他预言的也应验了,却注定会让所有之后居庙堂之高的统治者颤栗不已,不愿提起。
伍子胥必报仇雠,弃小义雪大耻的故事,一直在民间流传,在舞台上上演,长久不衰,为人们所纪念。当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暴虐成性时,一个臣民能作什么?隐忍、刚烈且充满血气之勇的伍子胥给出了令人热血沸腾的答案:复仇。无故加之刀斧,那么这个国家就不值得效力,纵然身为君主、纵然已经身死且埋于黄土也要为自己的暴行付出代价。这个答案是悬在历史长河中无数统治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迫使他们不得不审视自己的行为,纵然有生杀予夺的权力也不得不小心行使。
时光悠悠过去数千载,华夏大地上的统治者不断变换,对治下子民的钳制和愚弄也越发得心应手,但藏于人心的感情是共通的: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现代的民族主义思潮,又让诸多旧观念彻底被人们抛弃,但无论如何,面对暴政和不公,人们有反抗的权利。
这些日子引发大讨论的“于欢刺死辱母者”一案也彰显了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当母亲受辱,是不是该奋起反抗?
答案是肯定的。但案件出警民警的不作为则提出了更严峻的问题:“叫警察”可能并不管用,真正能保护自己权益的,还得靠自己!
良善的民众,在当前社会的生存处境越发艰辛:严苛的“正当防卫”认定标准、令人发指的暴力拆迁,无不一次次宣示民众,面对暴力欺凌人们只能是默默忍受,期待警察到来制止暴行,期待最终政府给一个公道。
作为平头百姓,我们早已经习惯了把“叫警察”作为解决纠纷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前的教育和宣传体系也把“叫警察”作为一个最基本的假设,以此来开展后续一系列普法教育。但是,当警察来了也没用时,我们又该如何应对不公和暴行?
回顾伍子胥的刚烈英雄,我们会发现,民众的血性是制衡暴力和强权的最重要武器。保有血性,是一个人对抗欺压、保护自身尊严的最后依仗,不仅要勇于维护自己的尊严和权益,也勇于反抗压迫和暴政。先人披荆斩棘以成华夏大地,浴血奋斗以守护自己的亲人和家园,尚武和血性也该一直在我们的血脉中流淌。

歷史上的今天

2014年:Front page Ad (0條評論)

2014年:起 泡 酒(0條評論)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14-2 站在軍艦HQ502的女人(0條評論)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14-1 站在軍艦HQ502的女人(0條評論)

2013年:神州妙記*(九)之二 瀋陽 智 行(0條評論)

2013年:神州妙記*(九)之一 瀋陽 智 行(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