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赵”与“精资”的思想根源

152

“精赵”与“精资”的思想根源

陈瀚/南澳時報副編輯

一则消息称,马云家族过去一年套现110亿成为“2018套现大王”。就此,阿里巴巴方面的回应避而不谈“套现”本身,却语气愤怒地表示,“胡润富豪榜仅仅关注富豪财富,忽视企业家精神,对公众造成误导”。

这一新闻引发社会关注,不出所料,很多人表示了对马云的支持,为阿里巴巴方面倡导的“企业家精神”叫好。

这种对中国首富的支持,可谓屡见不鲜。在刘强东美国性侵案爆发之后,不少人也很坚定地认为这是美国方面的阴谋,相信刘强东的人品。

如果继续追溯,可以联想到中国传统中深厚的颂圣心态和“圣王情结”。尽管数千年历史上圣明君主寥寥可数,但无论怎样昏庸的君主治下,臣民都得称颂其“天子圣明”。

这种颂圣心态和圣王情结,是专制时代的产物。因为暴力作为元规则,所有人不得不认可暴力制定的规则;要想制约暴力,就只能靠更强的暴力反抗,或者期望暴力的拥有者有圣贤之心——前者体现为农民起义改朝换代,后者就是颂圣心态和圣王情结。

在面对无可抵御的暴力统治时,儒家文化每每以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作为圣贤榜样、圣王楷模,既是对庙堂之上统治者的吹捧,也或许让历代帝王心中有了这个情结和道德上的压力,不至于忘乎所以胡作非为。

这是专制时代强调上位者德行的根源:唯有如此,才能让掌握着绝对暴力的上位者有了道德上的压力,可能会顾及自己的形象,相对善待被统治者——这个约束的确很微弱,全靠帝王自觉自律与否,但面对无可抵御的暴力,被统治者除了这个期望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时代到了现代社会,颂圣心态并未消除。“中央政策大晴天,下到地区起点云,传到县里变成雨,落到镇里淹死人”,这则顺口溜表达的就是封建时代“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意思。

另一方面,这种颂圣心态和圣王情结也很容易投射于那些时代的弄潮儿身上。普罗大众艳羡他们,追随他们,推许他们的同时,不自觉地就把自己对上位者德行的期待信以为真。

这种期待原本无可厚非。个人需要偶像来激励自己、寄托向往,社会也需要榜样来为普通人做出表率。但是,这种思想发展过头,就好比对偶像、榜样的过分推崇,甚至把自己置身其中为其思考问题,就成了“精神上的赵家人”——简称“精赵”或“精神上的资本家”——简称“精资”,追星追到走火入魔的粉丝也堪可与之并论。

自那句“你也配姓赵”意外大火之后,“精赵”消停了很多,但“精资”依旧活跃。只是这个社会,早已不是暴力者或有钱人为所欲为的专制统治时代了。

歷史上的今天

2016年:南澳时报庆祝成立19周年晚宴图像(3)(0條評論)

2016年:南澳財長支持就核廢料場問題展開辯論(0條評論)

2016年:南澳潛艇建造商創造高額利潤(0條評論)

2016年:南澳炎熱的天氣將會變得更加頻繁(0條評論)

2014年:廢除碳稅導致電價下跌食品價格上漲(0條評論)

2014年:澳大利亞富豪三成財富投樓市(0條評論)

2014年:澳大利亞將協助中國繳沒在澳貪官資產(0條評論)

2014年:壽司打敗春卷成澳人最愛的卷狀類食物(0條評論)

2014年:給車加油去:阿德萊德油價達到18個月新低(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

2014年:Ads 廣告(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