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有国乒是男儿

186

中国乒乓球队数名男队员和教练为了表示对总教练刘国梁的支持而退赛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大量关注。不知为什么,第一时间我就想到了多年前亲身经历的媒体整肃遭遇。当年,《南方周末》一纸风行,影响力臻至极点,可整肃也随着而来,接踵不断。记者编辑被处罚、总编辑遭撤换甚至身陷囹圄的事情,在那个时代屡见不鲜。当时的媒体从业人员还抱有“铁肩担道义,妙笔写良心”的理想,当然为之抗争过,可到头来什么也没有撼动,媒体依旧活着,只是不可避免地衰败下去。
在分析人士看来,这数名有血性的国乒男儿挑选了一个好时机表达抗议:个人赛退赛只涉及自己的积分排名而与国家荣誉无关。可惜,这只是在外人看来合理且巧妙,在权力面前,任何挑战都是不允许的。在权力的价值体系里,服从与否是忠诚问题、路线问题,容不得任何挑战,也会对每一个哪怕微不足道的挑战行为激烈应对以儆效尤,有关部门在国乒男儿罢赛事后发出的杀气腾腾的宣言已经应征了这一点。
天下无敌的国乒队员,在奥运上在国际舞台上再为祖国争光被目为民族英雄,也受制于几个刀笔吏,几个政工干部,这样的事实说出来让人沮丧。
就像这一周社会也很关注的杭州保姆在豪宅内纵火烧死女主人一家四口(包括三个未成年孩子)一案,有媒体调查后发出慨叹:即使是千万富翁,也无法得到优质的专业服务——不仅找了这样恩将仇报的保姆(还一度认为保姆很可靠),也住在一个消防极其不得力、出事后无法得到及时救援的豪宅区。虽然社会都默认了,纵然是千万富翁,也得忍受同样污染的空气、不安全的食品、拥堵的交通,但可怕的是,连正常——就别提优质了——的社会服务都难以企望。
生而为人,不得不与社会打交道,从政府到社区,从上司到同事到同行、朋友再到保姆、服务员等等,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疏忽,否则可能被保姆纵火、被服务员浇开水、以及被物业耽搁救援——四点放的火,六点物业还在铺水管、才发现水压不够,事发后一补补半年的消防检修日志以推卸责任 ……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窘境。为国争光的英雄,拥有千万豪宅的富豪,已经是普通人仰望的极限了,可他们不仅在权力面前不算什么,在社会上也其实并不风光,一旦摊上什么事就彻底打回原形。而且,连求告都无门,声援国乒队员的网帖陆续被删、罢赛国乒队员深夜集体转发道歉微博(是本人所为吗?)、绿城物业迅即公关,一个普通人如何抗争?
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也不是万能的。这样的陈述也许会让很多普通人心情好过一点,可随即会更加沉重:只要没有成为金字塔顶尖的一小撮,任何奋斗都笼罩在朝不保夕的忧虑中;一旦摊上事也只能“微博发起来,膝盖跪下来”想寻一个公道,和在包工头面前磕头讨薪的农民工有什么区别?这样的人生何其艰难!
这正是近年来大量中产阶层紧随富豪之后争先恐后移民国外的原因。欧美发达国家也有其深重的社会问题,但他们的公共服务、言论自由的确有所保障,商业服务也更显专业和及时。
说到此,不由想起病重的刘晓波。这位著名的民运人士刚刚被披露已经到了肝癌晚期,无法手术,无法放疗,无法化疗,目前正在保外就医。作为昔年的行动派,已到人生暮年的他自述却多了几分宽厚,甚至说出“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恶意,以爱化解恨”这种话语。其实,身为炎黄子孙,无不期盼国家繁荣强盛,但更希望这种繁荣强盛是建立在个人自由、安全和权利能得到保障的基础上的——毕竟这才是民众保卫祖国、捍卫自由的动力,也是祖国和家园于公民的意义所在。

歷史上的今天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32 房地產的最痛(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