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无赖的必然诞生

250

论无赖的必然诞生

陳瀚/南澳時報 副編輯

三位中国游客在瑞典的遭遇激起了轩然大波。通过广为流传的三段视频,中国游客的举止如此熟悉,是国人司空见惯的撒泼打滚装病那一套。瑞典警方没有见过这场面,应对方式也迥异于国内的安抚劝说:抬出旅馆,强制带离。

其实,要按国内的做派,警方应该尽量和稀泥:旅馆那么多空地,让他们休息一下怎么了?哪怕是著名的高铁霸座哥,公权力部门也对其厚颜无耻耍赖几乎毫无办法,只能马后炮式列入“黑名单”。至于高铁霸座哥本人,在被网络同声谴责后仍安之若素,甚至试图炒作自己——反正人们只能挥舞键盘谴责他,或打几个匿名电话骚扰;而现实中真碰上了,还是拿他没办法,就算再去求助于警察之类的公权力机构,也得被和稀泥,就此循环往复,无有穷尽。

在中国,按闹分配的体制与和稀泥的执法方式导致高铁霸座哥这样的人横行霸道,只要豁出脸皮不要,就可以占尽便宜。只不过这种行径换了一个环境就行不通了,瑞典警方没有和稀泥,但其处理方式却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就连中国大使馆都出面要求瑞典方面上报案情,并质疑警方处理方式没有照顾到中国游客的安全和尊严、不尊重人的基本权利。

关心中国公民的遭遇,履行职责和大使权力,中国大使馆的行动展现了政府对中国公民在海外安全和尊严的关心。实际上,在中国游客的做派被视频展现后,这也成了中国网民争论的焦点:瑞典警方处理类似事件的方式是否一致?也就是,瑞典警方存不存在对中国游客的特殊歧视问题?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在这些国家,很难找到民众在警察执法时撒泼耍赖的案例。作为暴力执法部门,警察机构的主要职责是执法、维持公共安全等,并不包括提供人情味的服务。对撒泼者的驱逐,是对守序者的尊重,而这种环境,当然不易催生“无赖”这样的物种。
不过在此事的网络争论中,“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中国游客”的说法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网民认同,持此论者,显然因为共同的血脉感召,而忘记了自己面对无赖时的无助。

有一度,“这届民众不行”的言论甚嚣尘上,这是个充满反讽意味的说法。但在经历了这样的网络争吵后突然发现,这样的民众确实很配按闹分配的社会体制和和稀泥的警察,当然更配厚颜无耻的老赖,正如生态链的空缺催生新的物种一样。

歷史上的今天

2017年:Prospect豪華住宅專案被取代 新住房開發著眼普通公寓(0條評論)

2017年:公民身份案改革參議院受阻 綠黨提議反對史上最嚴厲措施(0條評論)

2017年:調查顯示澳洲家庭收入勉強增長 三分之一家庭處於過度負債(0條評論)

2013年:Cleland 野生動物公園(0條評論)

2013年:市區議會考慮重新規劃Rundle Mall(0條評論)

2013年:阿德萊德大學打造一流學習中心(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