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家的邏輯

160

資本家的邏輯

陳瀚/南澳時報副主編

近日關於曹德旺的紀錄片《美國工廠》很是引人關註,網絡輿論既有對中國人勤勞的贊揚,也不乏對”工賊”的聲討。與此同時,李嘉誠發表回應文章《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來衡量我,我更像你的鄰居老頭而已》,顯然是因為有批評聲音認為,當前香港困境中要歸咎於以香港李家為代表的資本家對年輕人的盤剝。

資本無道德,這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論斷:”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10%的利潤,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

為了獲取更高利潤,曹德旺把工廠搬到了美國,跟美國工人鬥智鬥勇,同時用民族主義情緒鼓動中國工人,拒絕美國工會,就是為了讓工人們少拿工資福利多勞動。一系列操作到最後,當聽到匯報說技術升級可以用機器代替工人時,曹德旺立即毫不猶豫地裁員,那些在曹的調教下已經足夠勤勞本分的工人還是不免要丟掉飯碗。

看到了這一紀錄片對曹德旺的行為記錄,也就能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待李嘉誠的文章,以及理解資本對於整個社會的汲取。只要有足夠的利潤,資本家甚至會”出賣吊死他們自己的絞索。” 對待自己尚且如此,何況他人?

企業當然要追逐利潤,作為資本家承擔了創業風險、制造就業機會的收益。但是,這種對利潤的追逐趨於極致,就會重蹈兩百年前的覆轍。在那個時代,八小時工作制完全是夢想,童工普遍存在,工作環境充滿危險……導致了工人強烈的反抗,催生了中國人無比熟悉的工人運動和馬克思主義。

在那個資本家瘋狂逐利的時代,也正是市場極大開拓的時代,盡可能地獲取資源和市場成為各大國的主要目標,由此導致了兩次世界大戰。

教訓如此慘痛,資本主義世界不得不改弦更張。以福特為代表的資本家很早就意識到,要讓自己的工人買得起自己的產品,利潤才會源源不斷——雖然殖民開拓過程中不斷擴大的市場推遲了這一資本家意識的普及,但不管怎樣,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紛紛踏上了福利社會的道路,通過工會、法律等等協調資本家與工人利益博弈。

但在大洋彼岸,則是另外一幅場景:資本與權貴的結合,使得資本家有能力極力壓榨工人;而他們的市場,則不在本地而是海外,也就是說,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工人買得起自己的產品。

這樣一來,就出現了諸多”資源城市”:資本家在本地投資建廠後,為了利潤最大化,只付給工人微薄的工資,勉強養家糊口卻無法支撐起本地商品市場;等到煤被采空,被賣給其他地區,資本家賺得盤滿缽滿地離開,本地則只留下一批年老體衰的礦工和破敗不堪的城市。

這就是中國學者秦暉所說的低人權優勢:盡可能創造條件吸引外資,放任資本家壓低工人工資福利,商品出口到海外……這樣的資本家積累財富的速度,遠超高工資高福利的社會,血汗工廠當然打敗了福利國家——但這是資本家的成就,對工人而言呢?

這時就不能不提到民族主義的妙用了:正如曹德旺所演示的,用民族主義情緒來鼓動工人,以至於這些中國工人萬裏赴美、拿著比美國工人要低的工資,卻沈浸在”愛國”的宏大敘事中,努力幫資本家賺取利潤,主動抵制旨在維護自己權益的工會……俗稱”精資”。

道德無能為力,資本家的行徑只能依靠法律來制約,而精資的存在,則是制定法律、踐行法律的最大障礙。

廣告2019 10 8

歷史上的今天

2018年:工党抨击减税有助于总理的私人投资(0條評論)

2018年:南澳越柬老華人聯合會歡慶中秋佳節(0條評論)

2018年:澳洲议会审查不法移民代理人(0條評論)

2016年:心灵鸡汤:戳心的漫画,我似懂非懂(0條評論)

2016年:心灵鸡汤: 生命太短暂,我没时间讨厌你(0條評論)

2016年:笑比哭好,楼市段子(0條評論)

2013年:南澳州長前往印度增強雙邊商業活動(0條評論)

2013年:大洋洲南澳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就職典禮(0條評論)

2013年:更多人士求助法律援助解決鄰里糾紛(0條評論)

2013年:外出用餐已經成為南澳人的流行選擇(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