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遊2019:西堤部份之一

551

越南遊:遊2019:西堤部份之一

作者:南澳时報/潘家發

2019年12月31日更正(Updated)。

今天十二月十八日,回到堤岸,住的旅社附近阮唯揚Nguyen Duy Duong街,上午散步,進過—间出售盤景花果的房屋(如圖),回想又想,多年前这裡曾经是一間歺舘,我们和友人(在越南做大生意的外商)在此用過歺, 此屋今天改頭换面出售盤景。这还没完,驚奇的是,此地當年是堤岸華商别墅住宅,他是謝榮(Tạ Vinh)先生的。

謝榮1932年出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西堤(西貢堤岸之简寫)殷商,潮州潮揚人(有人説,他是福建人),四歲就和家人移居堤岸,開始買賣小生意、手工業。27歲就當SuiHing出入口的经理老闆,專經營白米、食糖、煉乳和建築材料、鋼鉄等。他那时和西堤華商能左右南越白米价格漲跌之一的人。後在阮高祺(Nguyen Cao Ky)將軍當政时,他被控告操縱西堤米价,非法滙款至國外,贿賂官員等罪名,軍事法庭審判死刑及1966年3月14日公開在西貢街市近Chợ Bến Thành対面執行,使之當年人心捉狂,震動全城,懼傷了華商人心的事件。

六十年代的西堤華社華商的背境生意,百分之八十華商控制着白米价格,百分之七十八華商控制製造中小工業,百分九十華商控制進口行業,以上数據1965年自南越海闗資料顕示。

因此説,西堤華商當年控制米价等之说是正確的。

1966至67年阮高祺那时政權在握,想安定人民对物价上漲的怨聲,想殺幾個 “買販倒把米价”的華商,目的殺鳮驚猴,因此謝榮是这個倒霉之人。

阮高祺成立一個”捉奸商”的團,名呌”除奸總圑”直接向他報告。不久他得知謝榮公司的人在给美軍建宿舍时偷工減料,还抅结保安警察,偷建材铁枝運出来,脱手轉賣。这個”總團”也找到謝榮的罪狀是屯積白米,投機取巧,操縱市埸,米价從四元每公斤(當时南越的工資一天才賺八元),暴漲五元五毛甚至七元每一公斤。

阮高祺很生氣,冒火三丈,找了西堤控制米价相闗的人,共七人,每人给一張纸,呌他们各人寫上名字,放入—盒内,然後説:”给你们一個星期,必要将西堤白米价格下降,否则,你们之中一人會被打靶。“ 其實殺誰,阮高祺早已有答案。

一周之後,米价不降反而漲,基本在挑戦阮高祺的權威,最後结局,你已知道。

在行刑之前,据説當时堤岸華商不少”大佬”想法子在拯救謝榮,聼説他们賄賂二百萬越幤(很大的数目)给軍方一位中校,為了拯救謝榮,堤岸華商花那庅多錢给阮高祺手下,希望有机会见阮高祺,請求判刑前给謝榮律師辯獲或行死刑时,可否能找個和謝榮類似身裁作代替,(異想天開!),但是阮高祺拒绝見人。至於二百萬元越幣誰”吃了”,不知,所以西堤全城風風雨雨的傳謝榮没死,去了香港,然後去了日本。我有個朋友她和謝榮的女兒在知用小學是同學,謝榮女兒說我爸爸没死,説話的態度很坦然,至今,傳説是否如實,没人知曉,事情巳五十多年了,是非虚實,如有人知道,請提供實情。

據UPI當場的記者説謝榮臨刑前説了為什麽你們不把真象告訢人們。然後一連串似外語夾著方言潮州或福建話,大多記者聼了,不明。

殺了謝榮,阮高祺被批為暴君,軍閥。的確如此,2008年,阮高祺流亡美國後回歸越南时,坐在西貢第一郡一家歺館,記者問他有闗槍斃謝榮的事,他回音:” 我都寫在回憶録裡,也别談他了”。又加,當年他受到很大的壓力,有人还駡他是野蛮、独裁者 。

这也使以後南越政府和西堤華商闗係不算融合的原因之一。

…………………………………………….

廣告:2019 12 20

Exported

 

 

歷史上的今天

2013年:警方呼籲家長警惕學生人身安全(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