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与诗(4)大海的中西意象 (下 1)

118

音乐与诗(4)大海的中西意象 (下 1)

原创文章,作者:吴宝珊 为《南澳时报》音乐专栏而作

(续上期)

德彪西《大海》(La Mer)意象
在上两期文章中,我对比过大海的中西意象各自不同的成因,并推荐了不少和大海有关的中国诗歌、中国音乐以及西洋音乐作品。今天着重介绍在西方管弦乐史上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海作品,法国作家德彪西(Debussy, Claude Achille 1862-1918)的交响音画《大海》(La Mer)。
德彪西的《大海》和莫奈的名画《日出 印象》分别被称作是“印象主义”在音乐界和美术界的代表作。德彪西的《大海》除了描绘大海本身,还融合了人置身于大自然奇观中的感触与印象,可以说是具有典型意义的大海意象作品。

《大海》被后人称作交响音画。德彪西用新颖的和声、充满流动性的节怕、富于变化的乐队音色、自由的旋律发展等创作手法,生动地表现出大海在不同时间的动态变化以及斑斓的色彩。乐曲在时间和空间上给人以完整的海的印象,同时表现出人对大海所产生的各种幻想。
这部交响音画由三个带有标题的不同乐章组成,每个乐章之间有内在的联系,集中起来构成一部完整的作品。
第一乐章:“海上的黎明到中午”。
弦乐微弱的音符和定音鼓弱奏,表现黎明前海波暗涌,海上迷雾重重。双竖琴与弦乐的下行颤音相融,云雾与海波混然一色,迷离梦幻。这时,圆号和英国管淡淡勾出远处渐渐分明的水平线,一缕曙光预示着太阳的苏醒。 木管乐器连绵不断奏出隐隐跃动的潮声;长笛的领奏掀动了阵阵晨风,海也在浪花的涌动中渐渐苏醒;加弱音器的小号犹如一轮红日将要跃出海面,天空由淡淡的蓝紫色变为了青黄色,逐渐地增加了光辉,一幅开阔的大海黎明景色被生动地描绘出来。 中段小提琴独奏,与管乐呼应,仿佛是作曲家内心独白,昨夜的困倦与宿醉似乎在晨风和光影中渐渐消散,颂赞着生命力无穷伟大。 尾声中,海水清澈而温柔,独奏大提琴和英国管奏出悠远的旋律,竖琴华丽的琶音破浪而来,汇成管弦强奏,展现出正午时刻金碧辉煌的壮观气象。

第二乐章,“海浪的嬉戏”。
与上一乐章的柔和飘逸形成强烈对比,这个乐章各种乐器的音色相互追逐、冲突、激荡。大海光色迷离,瞬间万变,浪花时而高卷,冲向云天,阳光下海浪的光影忽明忽暗,动荡不定。 弦乐半音下行的震音,展开海面的浩瀚的远景。钢片琴与竖琴拨奏出浪尖上闪耀刺眼的光芒,长笛和单簧管此起彼伏的半音短句, 似拍打在暗礁的浪涛,激流奔涌,晶莹如玉的浪花四处奔突,飞溅在空中,瞬间被风卷得不见踪影。海的变幻莫测,让作曲家心潮涌动,澎湃激动的情绪和腾跃不绝的海浪结合得痛快淋漓。音乐在各种乐器不断叠加中渐增音量,终于从弦乐组推出颤震的长音,从管乐组发出强烈的长鸣,竖琴涌出有力的巨浪,钹和鼓敲出响亮的喧声,海浪嬉戏达到了辉煌的高潮。瞬息之间,巨响又化为轻弱的低吟。 嬉戏的浪花在竖琴、钢片琴的萦绕声中,消逝在天际。

第三乐章,“风与浪的对话”。
这一部分开始时,定音鼓的震音刻画出远方激动、飘浮着的雷声。之后,音乐描写了海风吹到海面,引起阵阵骚乱的潮声,犹如风和海的对话。 弦乐组模进向上的震音,迎来的不是金碧的旭日,而是惊心动魄的海上风暴。 蕴藏在大海平静胸膛中的热血,被灼热的太阳煮沸,掀起漫天波澜,仿佛要把太阳吞噬进海底。 瞬间,乌云盖日, 大海一片昏黑,只有飞沫泛出依稀的银光。在狂暴和深不可测的自然之力中,人是如此软弱无法抵抗。呼啸的风声和奔腾的浪声仿佛要把耳震聋,把心震裂。真是惊心动魄的“风与海的对话”! 铜管乐穿透管弦之墙,大声喧叫,以咄咄逼人之势,显示出大自然的威力。圆号奏出一个明朗的新的旋律,将一束光明投到黑暗的风暴之中,总算让人可以喘一口气。风雨过后,竖琴奏起海面荡漾的波光。双簧管柔和地唱出浪花曲调。大海在明亮的光泽中,展现出宽广博大的襟怀。风与海不再对峙,所有的矛盾冲突都过去了,所有的战争都升华成和平。太阳为回复平静的海洒下万道金光。
一位音乐评论家(奥康内尔)写道:“从来没有人象德彪西那样,在音乐中把海表现得如此奇妙:它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蓝、绿,它闪烁的光芒和运动,以及清澈可见的深处;它的神秘的、令人难忘的淙淙声响和浩大的威力。”
德彪西的《大海》是一个充满魔力的管弦乐作品,只要听过一次,便难以忘怀。它所代表的西方音乐中典型的大海意象:力与美的永恒象征。
关于大海的西方诗选(精选两篇)
梅斯菲尔德(John Masefield)曾获1930年乔治五世所授的“英国桂冠诗人”称号,他只写过26首诗,14岁起便当水手,长期的漂泊生活,使他成为了著名的“大海的诗人”,《海之恋》 充分表达了他对大海的热爱和深深眷恋之情。
Sea Fever海之恋
John Masefield 作/ 绿雪 译(此译文来自网络)
我多想再次回到大海,
回到那寂寥的海天相连
我只想独自驾驶那高大的帆船,看浪花和白帆在风的歌唱中飞舞
雾雨弥漫在海面,透出曙色一线

我多想再次回到大海
倾听那奔越的潮汐的呐喊
那野性的呼唤如此清晰使我无法拒绝
风舞云飞,浪花涌溅,还有那海鸥的哭啼,是我唯一的惦念

我一定要再次回到大海
似吉普赛人浪迹天边
像海鸥,像鲸鱼,咧咧的风像一把锋利的刀
我只想似流浪者笑对如戏人生,让欺诈在静谧、甜美的梦中消散

(续下期)

歷史上的今天

2013年: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25-1) 又搬石頭砸自己的腳(0條評論)